“詩與遠方”如何融合?去故宮看他們現場修文物?

時間:2018-12-30 20:48 發布于:文化界文物頻道 編輯:A002? 來源:百家號-新京報

新京報訊(記者 倪偉)今年,隨著文化和旅游部以及各地文化和旅游部門的機構整合,文旅融合按下了快進鍵。

“詩與遠方”如何更好地融合?在北京,故宮博物院文物醫院作出了生動的示范。一部紀錄片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帶火了故宮文物修復師群體,今年6月9日,“2018年中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”起,故宮文物醫院首次試行開放。

如今,在文物修復師工作的文物醫院,公眾可以看他們如何在故宮修文物。

全球最強大的文物修復機構打開大門

故宮文物醫院成立于2016年12月29日,位于故宮西側城墻下、內金水河畔,建筑面積1.3萬平方米。文物醫院是一排長達300余米的長房,按照功能分為文物保護科技實驗室、文物保護修復工作室、文物保護修復輔助業務室三部分。

文物醫院經過3年籌建和一年多試運行,接待了很多文物博物館界專業人士和重要外賓。為了讓公眾了解文物修復過程,同時不影響文物修復師的工作,故宮博物院決定在控制時間和人數的前提下向公眾開放文物醫院,實現了文化與旅游的融合。

文物醫院匯集了200名文物保護專家,擁有“古陶瓷保護研究國家文物局重點科研基地”“中國-希臘文物激光技術聯合實驗室”“同步輻射與文物保護聯合實驗室”等重點實驗室。在采用傳統工藝保養修復文物的同時,故宮文物醫院也配備了世界上技術最先進的文物“診療”設備,如文物專用CT機、顯微觀察設備、材料分析設備、無損探傷設備等。

“故宮文物醫院是目前世界技術力量最強、專業設備最多、修復人員最多的博物館文物修復機構,希望能將故宮186萬件文物以更好的面貌呈現給觀眾。”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說。

文物醫院為每一件故宮文物建“病歷”

文物醫院建立后,故宮文物修復流程經歷了一場轉變。

傳統文物修復程序,是由保管或使用部門將需要修復保養的文物送到文保科技部,文保科技部主任判斷后,送到最權威的修復人員手里,憑經驗來修。

“現在我們改了。”單霽翔說,如今每一件文物在修復之前都要先送到文物醫院,進行分析、檢測、探傷,徹查文物病歷和健康狀況,得出診斷報告,確定修復方案,才能交到修復師手里。

文物醫院設備可為文物探傷。新京報記者 浦峰 攝

未來,故宮的每一件文物都將在文物醫院建立電子病歷。病歷記錄著文物曾經的病害狀況、修復過程,還能看到文物在什么時間地點展出過,當時的溫度、濕度如何。當其再進入文物醫院接受保養和修復時,修復人員首先能看到這件文物過去經歷過什么。“這是一個科學修復的態度,所以我們建立了人類第一個文物醫院。”單霽翔說。

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主角紛紛現身

故宮文物醫院呈狹長狀,長長的通道兩側根據文物類型和修復手段排列著一間間文物修復室。玻璃內側,身著白大褂的文物修復師一言不發,修理著手中的文物。

今天上午,記者走進文物醫院時,發現因紀錄片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被稱為“故宮男神”的鐘表修復師王津也在修復室內工作。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中出現的其他幾位文物修復師屈峰、王有亮等也都在文物醫院中忙碌。

文物醫院整體色調為干凈的淡灰色,通道兩側展示著唐三彩駱駝、銅金剛佛母等代表性修復文物,墻上掛著案例展板,介紹修復過程和技術。

文物醫院的工作人員全都穿著白大褂,若不是衣服上印著故宮文物醫院的標識,與真正的醫生幾乎難以區分。

預約觀眾隔著玻璃觀看“文物醫生”修文物。新京報記者 浦峰 攝

為了保證修復工作不被打擾,公眾將無法進入工作室。但為了讓公眾能清晰看到修復過程,修復師會在窗邊的操作臺上工作,而文物醫院志愿者則會提供專業和有趣的講解。

文物醫院的志愿者都是從社會公開選拔的,首批25位文物醫院志愿者是從871位申請者中篩選出的,應募者以中青年、女性、本碩學歷、在職者居多。目前故宮累計注冊的志愿者已近3000人次,在故宮各個展館為觀眾提供志愿講解服務。

新京報記者 倪偉 浦峰 見習編輯 劉丹

校對 趙琳

    1
    3
    快3走势图